幾度分離,不解憂人情。依然要走,這是上帝的安排,讓我們都可以好好的冷靜下,我們都還有時間。也許我因該學會動心不動情。認真就真的輸了嗎?至少現在對我。是的,是這樣的,我輸的好徹底,連最後的一點尊嚴都沒有了。文科男就是這么的杯具。悲劇到了沒有一個茶幾可以承載他。 要開始改變,...

Cet article provient du blog . Retrouvez également son article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et 甚至在我的生命裏從來沒有你的出席.
Lire la suite sur le blog ›